<source id="nubm9"></source>
            <rp id="nubm9"><menu id="nubm9"></menu></rp>

            80后“女刀客”堅持16年,成長為技能大師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劉佳慧 湯文元 徐喆責任編輯:楊一楠2019-05-31 03:31

            80后“女刀客”煉成記

            ■劉佳慧 湯文元 徐 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趙晶緊盯著旋轉的刀具,鬢角滲出了細細的汗珠。

            2016年4月7日,中央電視臺《中國大能手》第二季之“數控刀客”比賽現場,高大的機床旁,身形嬌小的趙晶格外引人注目——進入十強的參賽選手中,她是唯一一名“女刀客”,其精彩的表現給現場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這對于軍工人趙晶來說,早已習以為常。2006年,年僅22歲、入行僅三年的她就在內蒙古自治區第二屆華中數控大賽中獲得第一名。一位敗給她的男選手心悅誠服地表示:這個小姑娘擁有著超過她這個年齡段的智慧和沉穩!

            在許多人看來,她所干的就是一種比較簡單的重復性勞動,但趙晶用一雙爬滿新舊疤痕的手堅持了16年。在男性主導的機械加工領域里,這位柔弱的女子成長為全國技術能手、國家級技能大師工作室的帶頭人。

            本期,請跟隨筆者的腳步走近趙晶,聆聽這位技能大師的“夢想之聲”。

            關鍵詞之一:專注

            磨刀就是磨性子,磨不出快刀就做不出精品

            2003年,19歲的趙晶從技校畢業。懷著對故土的眷戀和對親情的牽絆,她來到離家較近的內蒙古第一機械集團工作,成為兵器工業數控精密加工領域的一名數控車工。

            沒有鮮花和掌聲,迎接趙晶的只有一把舊車刀和一臺砂輪機。作為職業生涯的開端,站在砂輪機前一遍遍練習磨車刀,給趙晶留下了最深刻的記憶。

            半個月間,趙晶的手數次被磨破,車刀也被磨得越來越薄,當她興沖沖地拿著車刀給師傅潘愛萍看時,潘愛萍隨手把它扔進了廢料箱。什么話都沒說,師傅又給了她一把舊車刀,讓她繼續磨。

            “當時感覺臉燒得通紅,心里很不是滋味,但只能硬著頭皮干。”雖然有些想不通,但進廠的頭一年,趙晶基本上都是這般“磨”過去的,基本功也漸漸“磨”了出來,“你磨它,它也在磨你,磨著磨著,性子也就磨平了,慢慢地就磨出了樂趣。”

            在“磨”的世界里,對于趙晶來說,樂趣是最重要的動力源。有時,趙晶會把自己關在寢室一整天專心琢磨一個問題,也曾為磨出一把自己滿意的車刀連續奮戰六七個小時。

            聽起來雖然苦累,趙晶卻樂在其中:“當每件精美的工件從自己的手流轉到下道工序,那份快樂是別人體會不到的。”樂趣不但幫助趙晶在工作中練就了扎實的基本功,也讓她在各種挑戰面前充滿自信和韌勁。

            2004年,趙晶所在的車間引進了第一臺數控機床。正當大家議論怎么操作的時候,人群中閃出一個柔弱的身影。

            “讓我試一試!”初生牛犢不怕虎。趙晶主動請纓。然而,當按下數控機床啟動電鈕時,趙晶心虛了。這臺設備與所學的數控機床完全不同,其操作系統“似乎來自另一個世界”。

            為了啃下這塊“硬骨頭”,趙晶購買了大量的專業書籍,上班練習編程序學習實際操作,下班回家也不忘學習理論知識。面對比磚頭還要厚的英文版說明書,趙晶沒有退縮,下苦功自學,還利用工作之余學習機械制造、金屬材料等十幾門課程,并結合工作實際寫下數萬字的學習筆記。

            通過幾年的刻苦鉆研,趙晶終于摸清了數控機床的“五臟六腑”。她先后編制5000多個數控程序,熟練掌握三四種操作系統,并能同時操控3臺機床。

            在求知學藝的道路上,沒有捷徑可走。在一次次歷經挫折后,趙晶總是躍起身子,頑強向前。付出換來的累累碩果也堅定了她的信念:“凡事真的盡力了,好運也許就來了。”

            關鍵詞之二:創新

            沒有“愛”是不行的,但僅有“愛”也是不夠的

            當嫻熟的基本功無法滿足作業需求時,趙晶意識到,車工并非像機械的重復勞動那樣簡單。

            那年隆冬,某型裝備關鍵部位零件需求量大幅增加,每批次動輒上千件。上級把這一艱巨的生產任務交給了趙晶所在車間。

            面對巨大的生產壓力,如何在避免超負荷勞動的同時提高生產效率,成了急需解決的難題。趙晶把目光鎖定在縮短機床“裝夾”周期上——由于零件較小,加工時間一般都在1分鐘左右,這使得中途“裝夾”工件變得更加頻繁,嚴重影響產出效率。

            “如果能實現半自動裝夾,問題就迎刃而解了。”為了找到解決辦法,趙晶時常徹夜難眠,設備結構細節像放電影一樣在她腦海中一遍遍回放。一旦有了靈感,她立馬起身,記錄在筆記本上。

            創新之路很艱難。她在苦苦思索后終于迎來了意外的“靈感迸發”。一次無意中的網購,給了她一個“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驚喜。

            那是一次在調試數控機床時,一個小零件突然出了問題,趙晶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上網查找替代品。在搜索中,她注意到了一款“裝料器”。趙晶回憶說,看到這個裝置,突然發現自己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脈”,腦海里的改造計劃一下子就有了清晰的輪廓。

            幾經試驗摸索,一件成本低廉的自動上料機出現在車間流水線。有工友半信半疑:“這個能行嗎?”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一遛不就知道了嗎?”趙晶自信地向大家展示,改裝后的自動上料機按照預先設定的程序,有條不紊地運轉起來,成功代替了人工上料。

            “沒想到這么個小東西有這么大的作用。”趙晶班里的工友孫秀清回想起當時的情景,臉上滿是笑意,“趙晶這姑娘腦子好使,也能干!”

            車間算了一筆賬,以趙晶加工的某種零件為例,采用自動上料器加工之后,從原來每小時加工40件到現在每小時60件,效率提升了33%,同時減少人工裝夾896次,有效降低了職工的勞動強度。

            因為對品質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趙晶總是比別人鉆得更深一些。這種精益求精的工作態度,也讓她在自己的領域獲得了一張張“綠色通行證”。

            2016年,趙晶的團隊承擔了某重點工程任務,其中的緊固類零件螺栓,螺紋與配合端面的垂直度僅為0.03毫米。為確保加工精度,趙晶反復修改設計方案,一次又一次地試制,成功解決了垂直度超差問題,將產品合格率提高到100%,被客戶代表稱為“免檢”產品。

            “‘免檢’,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榮譽,更是一種責任。”趙晶深感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關鍵詞之三:傳承

            技術的進步不能光靠一個人,我希望能帶出一個團隊來

            2019年1月17日,趙晶榮獲第十四屆中華技能大獎的消息傳回到單位后,微信交流群里瞬間“炸開了鍋”,徒弟們紛紛向趙晶發來祝賀。

            “這是一種傳承。當年我的師傅怎么帶我,我就怎么帶他們!”談起建群的初衷,趙晶說:“這里有一群懷揣夢想的年輕人,把他們召集到一起就是一個‘智囊團’,可以摸索出更多新思路和新方法,創造出實實在在的價值。”

            交流群建起后,作為群主的趙晶把它當成了“第二教學場”。除了不定期轉發分享行業內領先數控加工技術信息外,她還隨時解答群里徒弟們在生產過程中遇到的各類問題。

            “沒有成功的個人,只有成功的團隊。”在趙晶看來,如今的數控車工對精度的要求特別高,精確到0.01毫米以下是常事。要干好一項工作,更多的是依靠團隊作戰。因此,在團隊中既要有突出的“高峰”,還要有“高原”,必須要讓整個團隊強起來。

            成為師傅之后,她才感覺當好人師并不容易。趙晶坦言,隨著時代的發展,師徒關系正在發生變化。“工作時我是他們的師傅,下班后大家就是姐妹、哥們兒。”她并不介意徒弟們在飯桌上開她玩笑,只有一個要求,“干活的時候絕對不能含糊。”

            為了提高徒弟們的理論水平和操作能力,趙晶結合每名徒弟的實際情況,為他們量身定制了不同的訓練方法。同時,她還以打造智能數字化生產線為契機,對徒弟進行一對一、點對點的線上演示和培訓。

            通過這樣的方式,趙晶已為分公司培養了500多名數控機床操作人員,帶出了一批骨干人才,成為分公司的人才“孵化器”。

            16年,對趙晶而言,有無數個收獲的季節,很多企業和技校想以高薪“挖”走她。面對優厚待遇,趙晶總是淡淡地回應:“獎杯不屬于我個人,我的團隊才是我最大的資本。”

            “人生有時就像圓形的跑道,榮譽不是終點,是新的起點。”趙晶知道,榮譽會隨著掌聲漸漸淡去,奮斗的腳步卻永遠不會停歇。每一次獲獎后,她都會一如既往地回到車間的數控機床邊。她說,“科學技術永遠沒有天花板,我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av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