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nubm9"></source>
            <rp id="nubm9"><menu id="nubm9"></menu></rp>

            戰爭制勝應確立全域聚優理念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邱 濱 張德群 吳永亮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5-30 18:41

            引言

            隨著戰爭形態加速演變,戰場空間由近及遠、由實向虛、由中尺度向微觀和宏觀全尺度深度延展,各作戰要素跨界聯動、跨域融合,戰爭活動已不再是各軍兵種在自身活動空間通過與其他軍兵種的外部協調聯合來實現,而是演變為打破軍兵種界限、聚合各域優勢來實現,全域聚優將成為戰爭制勝的新理念。

            把握全域聚優的基本內涵

            科技快速發展及其在軍事上的廣泛應用,使得戰爭“域”的概念內涵得到極大豐富,不僅包括陸海空天電網等傳統實體空間和虛擬空間,甚至還包括生物、量子、認知等更廣闊的領域空間。全域聚優就是著眼戰爭需要,把不同方向、不同層級、不同領域、不同空間的優勢聚合起來,給對手最大程度地施加壓力或進行打擊,以維持或取得優勢地位,贏得戰爭主動。

            全域聚優是優中選優、優中聚優。全域聚優不是各種作戰單元、作戰要素的簡單疊加,而是著眼發揮戰略布局優勢、力量結構優勢、體系支撐優勢,實現各種優勢的重組重構重塑。全域聚優強調精兵制勝、聚優謀勝,突出體現在聚集優勢兵力、火力、信息力和認知力等精銳力量,獲取全域感知優勢、決策優勢、機動優勢、打擊優勢和保障優勢,是從已有優勢中選優聚優,從而實現新的更大優勢。

            全域聚優是以網聚優、形散神聚。當前,作戰力量部署呈現出“從集中到分散、從一域到多域、從實體到虛體”的趨勢,全域聚優不是機械地把各種作戰單元、作戰要素集中到某一處,而是根據需要,通過大容量、高速度的網絡,將分散部署的各種優勢作戰力量匯聚起來,形成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體系、全域作戰體系,實現優勢力量全域分布、全域聯動,從而達到形散而神聚的效果。

            全域聚優是即時借優、快速用優。未來的戰場對抗將是全域對全域的激烈對抗,各戰場之間的流動性、關聯性、耦合性大為增強,一域之強并不代表全域之強,一域之弱也不一定是全域之弱,各單元、各要素均可根據任務需要極大突破原有任務空間界限,相互借用不同戰場空間的異質優勢實現跨界聯手,在關鍵時段優勢疊加形成決定性優勢,并快速利用優勢、釋放優勢,從而實現非對稱打擊優勢。

            認清全域聚優的主要特征

            當前,以大數據、移動互聯網和人工智能為核心的技術群不斷發展滲透,隨之帶來的是作戰力量、作戰手段、作戰方式的巨大變化,作戰體系網絡化、扁平化,指揮決策數據化、智能化,交戰過程無人化、集群化,傳統的戰爭樣式逐漸被新質力量所主導的新的戰爭樣式所取代,制智權、制算法權等新的領域制權成為戰爭制權爭奪的焦點,全域聚優賦予傳統的集中優勢兵力以新的時代特征。

            由單域聚優向多域聚優轉變。未來的戰場將是真正的多域戰場,僅僅依靠某一個或某幾個域的優勢難以從根本上懾敵制敵,只有把多個域內的相對優勢進行重新布勢、全面整合和同步運用,才能形成效能更為突出的優勢。多域聚優不僅體現在事關全局的戰略和戰役行動中,甚至在一次單純的戰術行動中也是如此,一場看似在單域發生的戰斗,背后實則串聯起多域的戰場。

            由實體聚優向虛擬聚優拓展。技術的進步使得物理上的實體空間與網絡、信息、認知構成的虛擬空間更緊密地交織在一起,“軟硬結合、虛實交融”的特質更加明顯,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在全領域的滲透賦能,加速了信息的處理和對態勢的感知,并進一步主導了認知域的活動,輔助指揮員快速精準決策,進而獲得決策優勢并將其轉化為物理域中的行動優勢。這些虛擬空間的新技術以及由此產生的新質作戰力量將成為新的戰略制高點,并隨時轉化為能夠決勝全域的戰略突襲能力。

            由靜態聚優向動態聚優轉變。全域聚優并不意味著全時段全空間全領域同時保持壓倒性優勢,對于整體上處于劣勢的一方,可通過網絡布勢、體系聯動、多域策應,集中精兵利器于“一點”,在動態聚優中對敵形成局部優勢。動態聚優的關鍵是實現全域行動自由,即在陸海空天等實體空間以及電磁網絡、認知等虛擬空間自由切換行動,同步協調多域作戰力量,使得任一交戰空間內的對抗,都能得到來自其他域作戰力量的響應,從而在廣闊的空間內形成全域聚優的整體效果。由此帶來軍事力量體系編配方式新的變化,打破區域限制、軍種限制,注重發揮網聚功能,根據作戰需求精選、抽組新質和精銳力量,采用模塊化編組、積木式組合、任務式聯合的動態力量編成方式,開展大范圍跨域機動,確保全域到達、全域制敵、全域保障。

            由指令聚優向自主聚優轉變。未來戰場,通過指令控制部隊的方式將難以適應全域作戰快節奏、高強度、復雜化的戰場環境,指令聚優將加速向自主聚優轉變。在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的支撐下,自主聚優的實現成為可能,具體體現在:自主感知戰場態勢,即采用智能傳感器與網絡技術,通過自主協同探測、多源情報融合、深度數據挖掘、知識圖譜推理等進行戰場情況研判;自主規劃作戰任務,即通過預置的作戰規則,運用機器學習、深度神經網絡等技術自主進行戰術甚至戰役行動規劃和危機處置;自主協同作戰行動,即各種分布式無人集群在目標區周圍快速聚攏并建立協同關系,自主確定攻擊發起序列,自主協同完成戰術動作;自主評估作戰效能,即自主完成打擊效果評估信息的采集分析對比,精準評估打擊效果,依據評估結果自主進行后續決策。

            明晰全域聚優的關鍵途徑

            未來戰爭需要運籌協調方方面面的力量,需要克服人機結合復雜性帶來的巨大挑戰,需要精確組織多力量多要素的一體聯動,這就要求在深入理解全域聚優內在機理的基礎上,以網絡、數據、智能等新技術新手段為抓手,有力推動全域聚優的實現。

            網絡聚優。建立能夠覆蓋全域的網絡信息基礎設施,將各個戰場空間的不同層級的情報偵察、指揮控制、火力打擊、全維防護、綜合保障等各要素緊密融合成一體,形成依網布勢、依網聚優、依網調控的一體化網絡信息體系,實現各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全程無縫鏈接、互聯互通互操作,是充分發揮網絡聚優效能,贏得戰爭的關鍵。網絡聚優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網絡聚優全域感知,充分發揮網絡信息系統以網控域的優勢,將分布在陸海空天電網等多域空間的各類傳感器聯為一體,克服地域限制實現對戰場情況的全域精確感知;網絡聚優泛在互聯,打造戰場云環境,將作戰體系中的人與人、人與裝備以及裝備與裝備之間進行按需互聯,實時交換各類信息,提高作戰協同效能,實現由平臺為中心向以網絡為中心的轉變;網絡聚優高效抗毀,以網絡為紐帶,各作戰要素靈活進行動態組合,當網絡中的某一節點遭打擊癱瘓時,各節點能夠迅速重組,形成不間斷的高效抗毀能力。

            數據聚優。未來戰爭,誰擁有更強的數據獲取、處理和傳輸能力,誰將獲得戰場的主動權。數據聚優的關鍵在于打通數據融合共享的通道,實現以數據為紐帶,不同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之間信息的高速流動、高效共享、高度融合。打造數據聚優的全域作戰環境,首先要使數據“匯”起來。建立以網絡云環境為基礎支撐的大數據“資源池”,將海量信息資源、信道資源、計算資源分門別類納入其中,并對數據資源內容不斷更新,確保數據資源足夠充實。其次,讓數據“動”起來,通過數據通信鏈路,在傳感器、指揮控制系統和武器裝備平臺之間建立起數據關聯關系,方便各級指揮人員以更快的速度接收、分析、處理、同步、共享數據。最后,把數據“用”起來。數據是發揮全域作戰效能的基礎支撐,然而海量的數據未經處理是難以直接使用的,必須通過統一的數據處理標準,利用相關算法對數據進行深度挖掘,提煉并激活出作戰數據的真正價值,從而將數據優勢轉化為決策優勢、行動優勢。

            智能聚優。人工智能是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革命的戰略性技術,具有帶動性很強的“頭雁”效應。智能聚優就是要確立智能主導的理念,把當前的主要資源、主要精力集中到軍事智能化發展過程中,把智能技術滲透到作戰全流程全要素,著力提升智能化情報偵察、指揮控制、無人攻防能力。具體體現在:智能化情報偵察優勢,依托全域布控的無人偵察力量,實現目標自主識別、態勢自主融合、情報自行處理;智能化指揮控制優勢,以“人機協同”為主要特征,區分情況采取“人在回路上”“人在回路中”“人在回路外”的決策方式,快速、準確地判斷情況、定下決心、制定計劃、協調控制;智能化無人攻防優勢,依托算法優勢,快速耦合編組全域無人作戰集群,聚焦目標實施分布式主動攻擊、蜂群式消耗殺傷,形成群體規模優勢效應,實現以“智”取勝。

            (邱 濱 張德群 吳永亮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av视频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