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地聯手,擦亮人民防空應戰底色

——“渝動·人防—2019”城市人民防空行動演練側記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賈勇 左慶瑩 楊青江責任編輯:李晶2019-05-31 16:50

圖①:沙坪壩區人民防空聯合指揮部對橋梁進行偽裝防護。圖②:駐軍部隊為“遭襲”地區群眾供應軍用凈化水。圖③:“我方”噴火無人機攻擊“敵方”無人機。圖④:人防辦工作人員對疏散群眾開展心理疏導。左慶瑩、楊青江攝

“空軍某部機場遭受空襲!”5月29日,在“渝動·人防—2019”演練中,這一課目的設置讓觀摩人員感受到濃厚的實戰氛圍:以往人防演練中,僅僅設想經濟目標遭襲,而同在射程范圍內,敵方怎可能放過咫尺相隔的軍事目標?

人民防空因戰而生、為戰而存。人防演練只有立足實戰排兵布陣,才能防得準、護得全。正是基于這一考慮,重慶軍地并肩上陣,共同擦亮人民防空戰時應戰的底色。

戰區聯指傳來空情通報——

以戰領訓激活一池春水

5月28日,人民防空行動籌劃演練中,一位身著“CCAD(中國人民防空英文縮寫)”標志的工作人員起身報告:西部戰區聯合指揮中心傳來空情預警通報……

為了及時獲取空情,重慶警備區機關與市人防辦聯合申請,從戰區空軍機關引接一條信道至人防基本指揮所,以便第一時間獲取信息,第一時間開展人民防空行動準備。空情信道打通了,問題也隨之而來:人防基本指揮所與發來空情的空軍機關是什么關系?人民防空行動能否納入戰區聯合作戰、聯合訓練體系?

“按照以戰領訓的要求,這些問題都應該放在實戰背景下分析研究。”早在今年初,警備區司令員韓志凱引導大家一邊實踐探索,一邊尋求答案。

“在實戰背景下,人民防空行動與城市防衛作戰密不可分,軍地雙方都會參加人民防空行動。”警備區政委劉偉向記者分析道:戰時駐城市部隊會趕赴一線參戰,但留守人員、留守裝備仍會保持一定的遂行任務的能力,一些軍隊院校、醫院以及預備役部隊支援保障的能力還比較強,協調他們為人民防空行動助上一臂之力,既是可行之舉,又是務實之策。

人民防空行動本身就是一項全民行動,駐軍部隊加入后,如何讓軍地雙方既各顯其能、又密切協作成為一道現實課題。演練領導小組采取理論先行的辦法,分解細化演練課題,組織參演單位開展專題研討。

“這次研討活動非常有必要,”九龍坡區人武部部長熊吉本告訴記者,一方面受長期和平環境影響,部分參演人員對未來空襲發生的可能性、殘酷性認識不足;另一方面軍地都經歷新一輪改革調整,不少部門職能有所變化,亟待找出自身職責任務與人民防空的契合點。演練中,熊部長與人武部政委、區政府副區長共同擔任九龍坡區人防聯合指揮部指揮長,統籌安排和指導軍地力量參加各個階段的演練。

“由軍地雙方共同擔任指揮長,是厘清戰時人民防空指揮關系的一次有益嘗試。”市人防辦秘書處處長錢云認為,平時人防部門組織民眾做好長期準備,屬于動員行為,應由政府主導實施、軍方指導協調;戰時人民防空行動融入聯合作戰體系,應由軍地共同實施。而雙指揮長制恰恰適應了人民防空由平時轉入戰時的需要。

末端抗擊消減空中威脅——

協調小組請來支援大軍

演練中,觀摩人員對高炮陣地上傳來的隆隆炮聲印象深刻:預備役高炮部隊對“竄入我空域敵機”進行火力抗擊。在許多人防工作者頭腦中,人民防空的使命任務是“鳴、藏、走、消”,為何這次演練還安排對空抗擊課目?

隨著理論研討的深入,軍地雙方形成共識:人民防空是為防備敵人空襲而采取的防御性措施,總體上處于被動地位,但被動中也應力爭主動,被動防只能挨打,主動防才能將威脅降到最低程度。而戰區空軍機關到人防基本指揮所信道的開通,使人防聯合指揮部能夠較早判明敵空襲的目標、時機、規模、方式、強度,為組織實施對空抗擊提供了先決條件。

重慶某預備役高炮師擔負末端對空抗擊任務,在專題研討和實踐探索中,形成了混合部署、沿線部署、重點部署相結合的一系列戰法訓法。記者發現,演練中聯合指揮部組織抗擊的不僅是敵空襲兵器,攜帶各種危險品的無人機也成為重點防范對象。

錢云告訴記者,未來戰爭中城市空中威脅主要來自作戰對手的空中打擊,但敵對分子操縱民用航空器、小型航空器襲擊政治、經濟重要目標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最常見的就是利用無人機進行突然襲擊。演練中,武警官兵、公安干警采取火力擊落、張網攔阻、抓捕地面操縱人員等措施,及時排除了這一新的空中威脅。

“不論是降低防護成本,還是減少人民生命財產損失,對空抗擊都比被動防護劃算。”沙坪壩區人武部副部長毛斌坦言,他們為提高轄區跨江大橋的安全防護系數,綜合運用隱真示假、電子干擾、煙幕遮蔽、空中設障等手段,耗費了大量人力物力財力,如果能夠成功實施對空抗擊當然屬于上策。市通信管理局網絡安全處處長雷勇也持相同觀點:通信目標多、偽裝防護難!

末端對空抗擊時效性要求高,如何與相關部隊提前聯絡、順暢溝通?人民防空聯合指揮部專門設置了軍地協調小組,負責提出建議、橫向協調、配合保障等相關事宜。通過這個小組的協調,多支駐軍部隊聞令而動,向人民防空行動伸出援手。

警備區戰備建設局局長馬洪昌認為,演練中設置這個軍地協調小組意義深遠:省軍區系統面向三軍、協調軍地的作用不僅僅體現在雙擁共建上,更重要的作用是形成聯戰聯訓聯保的強大合力。

軍用袋裝水解了近渴——

子弟兵上陣帶來多重效應

在組織緊急疏散時,渝中區創造性地引導私家車自行疏散,可擔負集中疏散任務的30輛大巴車途中加油仍然是個難題。西寧聯勤保障中心某油庫開設機動加油站,為疏散大軍解了燃眉之急。九龍坡區黃桷坪電廠“遭敵空襲”,飲用水源受到污染,陸軍勤務學院派出野外水源凈化車開到救援現場,凈化裝備開啟后,一袋袋純凈水快速生成……

以往演練中,大家認為駐軍部隊是遠水難解近渴。“這個遠不是指空間距離,而是跨界困難。”警備區戰備建設局參謀李國坤介紹說,這次演練有了駐軍部隊的支援,不論是防護效能,還是救援效果都得到了增強。他舉例說,敵方空襲造成的人員傷害屬于戰傷,雖然地方醫院也能救治,但專業水平顯然不如部隊醫院。在此次演練中,陸軍軍醫大學成為一支重要醫療救護力量。

“請相信黨、政府和人民軍隊……”在對疏散人員開展思想發動和心理疏導過程中,工作人員總不忘強調這句話。九龍坡區人防辦主任楊青介紹說,未來防空襲斗爭環境異常惡劣,極易引發群眾恐慌心理和焦慮情緒。駐軍部隊支援人民防空行動,既能提高防護和救援的專業化水平,又能起到穩定人心、穩定情緒的特殊作用。

對于加入人民防空行動演練的駐軍部隊來說,在體現自身價值的同時也有收獲。“空襲”發生后,某通信分隊擔負野外通信樞紐的開設,人防部門、地方無線電管理部門與分隊官兵并肩作戰。分隊參謀楊亮說,無線電專業保障分隊負責清除附近干擾源,人防信息保障中心負責開設期間的通信保障不間斷,不僅為他們順利完成任務創造良好條件,而且開闊了官兵通信保障的視野。

空軍某部“遭襲”后,一開始官兵用沙子、水泥填埋“彈坑”,經軍地專業人員判定:這種方法已經過時了。后來,該部選用新型材料,很快使飛機跑道恢復了功能。在與地方接觸中,該部官兵不僅改進了自身防護招法,而且增強了對重要經濟目標的防護意識。“防空襲作戰軍地一體,不論是軍用設施還是民用設施,都是我們防護的目標。”該部一位參謀人員如是說。

演練計時方法由分變秒——

總結檢討與實戰對表

5月29日,沙坪壩區人武部利用觀摩演練之機,組織黨政領導干部過“軍事日”活動;年初以來,潼南、永川、璧山等區人防辦從規范著裝、嚴肅會場紀律入手,加強準軍事機關建設……

演練的溢出效應顯而易見,演練暴露出的問題也不容忽視:部分參演人員懷著走過場的心態,有席位不到位、到位后不在狀態、進入狀態后又不掌握相關情況,提不出合理建議……

第一次合練后,市人民防空聯合指揮部通報了軍地雙方存在的20多個具體問題;第二次合練后,指揮長、市政府副市長陸克華一口氣指出8個方面問題,指揮長、警備區副司令員南小岡針對指揮決策拖沓冗長的問題,要求決策籌劃計算時間由分變成秒……

強烈的憂患意識,基于未雨綢繆,也由于殷鑒不遠。抗戰時期,重慶曾遭受日軍5年半的大轟炸,是西部地區乃至整個中國遭受轟炸時間最長、次數最多、強度最大的城市。全市軍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防空襲斗爭,付出了傷亡2.5萬余人、城市多次損毀的慘痛代價。警備區首長引導軍地雙方參演人員一條條吸取歷史教訓,一步步研究新的戰法……

“這次演練讓眾多部門都動起來了,大家都意識到:世界并不太平,頭頂的天空仍然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參加演練的市人防辦副主任劉彤認為,樹立憂患意識是第一步,后面的工作還相當艱巨。比如,作為一家戰時應戰單位,不少人防工作者連基本的軍語都不熟悉、不會用……

市應急管理局救援協調和預案管理處處長鄧榮負責參與“空襲”后果的消除,他把這次演練的效果概括為喚醒和激活:喚醒的是和平時期十分難得的國防觀念、防空意識,激活的是“沉睡”在文件袋里的行動預案,納入戰區聯戰聯訓體系,預案應該與實戰化對表、讓軍地雙方對接。

與實戰化對表、讓軍地雙方對接,人防戰線更需要重整行裝再出發。市人防辦領導表示,他們將通過總結檢討,以這次演練中發現的問題為導向,在健全人民防空指揮體系、完善人民防空聯動機制、探索軍地聯訓聯演路子上當好參謀、抓好落實、打好基礎,努力鑄就堅不可摧的護民之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


av视频在线